不出所料,没有奇迹,拜仁甚至连一场安慰性的胜利都没有拿到——直到总比分变成0比4而彻底失去希望之后,才由基米希在第83分钟利用点球逼得一场毫无意义的平局。拜仁被曼城淘汰,连续3年止步于欧冠1/4决赛,还是分别由3名教练——弗利克、纳格尔斯曼和图赫尔带队出局,自2006到2009年以来首次连续3年无缘半决赛。换帅不到4周后,拜仁就先后被挡在德国杯和欧冠四强门外,连续3季在4月中旬就只剩下一条战线。比赛尾声,安联竞技场南看台出现了一条巨型横幅,上书:目标可以错失——但俱乐部的价值观不能!质疑高层决策!

客观地说,这是图赫尔任内,拜仁比赛内容最出色的90分钟了。然而,当萨内在第17分钟错失直面埃德松的射门良机,比赛的基调就定下来了——这又是一场拜仁前锋集体没有穿射门靴的比赛。即便总算盼来了舒波-莫廷的伤愈复出,即便科芒和穆西亚拉的表现较首回合都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图氏拜仁依旧没有人可以站出来将一次又一次机会转化为进球和希望,一众明星前锋连续5场比赛交了白卷。萨内赛后很是自责,“我们踢得很好,踢得真的非常强。我们控制了对手,压迫得非常好,在中场赢得了很多球权。要是我进了那个球,我很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

如果说开场那次左脚射门将将偏出远门柱还可以归结为运气不佳,那么仅仅7分钟之后,当萨内在禁区右侧接科芒横传后没有第一时间起脚(大概是对于自己的右脚不够自信),而是一停二看三回传,最终让戈雷茨卡在禁区线上迎球右脚打上看台,你所能得出的结论,应该有且只有拜仁真的不会射门了。明明已经进入了射程范围却不敢果断起脚,非要先停球调整,想要采取最稳妥的射门方式,就是那么半秒钟的迟疑,大好机会就白白流失。首回合在罗德里世界波首开纪录前一刻,穆西亚拉就是因为在接萨内的倒三角传球时多停了一下,结果禁区中央射门被鲁本·迪亚斯成功地张开右腿挡住。

自己糟蹋良机,惩罚就会随之而来。在萨内错失那次良机后不到2分钟,曼城就在后场断球后立即反击,哈兰德接德布劳内直传快速前插到禁区前沿被于帕梅卡诺绊倒。拜仁球迷的记忆立即被带回到2月中旬客场2比3负于门兴格拉德巴赫一战,当时于帕开场仅9分钟就因放倒单刀的普莱亚而被罚下。这一回,法国主裁蒂尔潘也是第一时间就掏出了红牌,但随后看到助理裁判的旗号又单举右臂判了越位。经VAR核实,哈兰德确实越位在先,蒂尔潘这才取消了红牌。但对于蒂尔潘先亮红牌再看越位的做法,拜仁替补席大为不满,门将教练雷希纳因此吃了黄牌。

下半场,当科芒从右路突破内切,连续摆脱格里利什和京多安的防守下底小角度大力低射被埃德松扑出之后,曼城立即转入反击。于帕梅卡诺明明已经回防到位,结果却鬼使神差地被安联竞技场的草皮滑倒,只能目送哈兰德单刀攻破佐默的十指关。两个回合,倒霉透顶的法国中卫都直接成全对手攻入关键球。

其实早在上半场尾声,于帕梅卡诺就已经出现了第一次严重失误。面对准备在禁区前沿射门的京多安,于帕原本已经把双手收到背后准备封堵,结果在球射出之后,他却突然张开左臂触碰到了来球,送出点球大礼并吃到黄牌。只是因为哈兰德随后一脚把点球打飞,于帕才没有导致拜仁更早就失去希望。德利赫特赛后为搭档辩护道:“我认为他踢了一场很棒的比赛。微小的细节改变了一切。我真的很享受跟于帕搭档。他总是出现在应该出现的位置上,他不自私,总是为球队服务。”

这一回,图赫尔没有再像首回合后那样批评接连犯错的于帕,而是将矛头对准了安联草皮和主裁判蒂尔潘。在基米希利用VAR点球扳平后,图赫尔就“申请”了第一张黄牌。仅仅2分钟后,目睹科芒在边路突破时被拉波尔特从后锁喉抱摔后,图赫尔再次向蒂尔潘咆哮,两黄一红被罚上了看台。紧接着,助教若尔特·勒夫也被直接红牌罚出。图赫尔赛后表示满意球队的发挥,但话锋一转,“今天有两样东西没有保持应有水平:场地和裁判。我会给他(蒂尔潘)打6分(注:最差分数)。从第一分钟,第一次判罚开始。”

至于究竟是哪些方面令图赫尔及其助手们如此不满,现场和电视机前的拜仁球迷都很清楚,这位法国名哨的发挥确实有失水准。刚一开场,科芒在前场右路抢断鲁本·迪亚斯后被放倒,蒂尔潘却吹了接球的舒波-莫廷越位;第29分钟,穆西亚拉在禁区弧内接球后被罗德里明显从后伸手推倒,蒂尔潘却一直摇头认为没有犯规,早早就令拜仁教练组积累了不满情绪。就连获得点球的过程,也令图赫尔很是不爽。因为不同于吹罚于帕手球时的果断,蒂尔潘第一时间并没有吹罚阿坎吉用右臂把马内的传中挡出底线,直到看了录像后才补吹。

至于安联的草皮质量糟糕也不是这一场的事了。冬歇期回来后,拜仁在对科隆和法兰克福的连续两个主场都只能收获1比1,糟糕的场地就已经要背锅。当时球员在场上总是站不稳,稍微一个急停变向就会滑倒,如同溜冰,纳格尔斯曼就公开抱怨过。到了2月中旬,拜仁终于迎来了今年主场首胜,3比0击退了弱旅波鸿。但穆勒赛后表示自己之所以能抓住对方的回传失误首开纪录,也是多亏了草皮质量不佳,“老实说,你得承认我们安联竞技场的场地不是那么出色。”

有鉴于此,拜仁决定从沃尔夫斯堡挖来草皮管理专家彼得·绍尔,这是《踢球者》在对曼城赛前所披露的信息。自德国足球职业联盟(DFL)从2013/14赛季开始评选“年度最佳场地”以来,大众汽车竞技场曾4次当选为德甲最佳,最近一次是2020/21赛季,绍尔居功至伟。但值得一提的是,安联竞技场其实上赛季还在这项评选中高居第2,高于跌至第3的大众汽车竞技场,而2020/21赛季也排在第3。不管怎样,绍尔将于5月1日接手安联竞技场,但愿这位业内权威可以令安联的草皮质量恢复到应有水准。

丢失射门靴的前锋,一错再错的于帕梅卡诺,以及裁判和草皮都纷纷背锅,但在拜仁球迷看来,最应该背锅的是跟他们一同坐在看台上的卡恩和萨利哈米季奇。比赛刚开始,就有球迷在高层看台拉出针对卡恩和萨利的标语,上面写着:布拉佐+卡恩:昨天的英雄,今天的输家。(下图)而终场前南看台也表明了立场,将矛头直指由卡恩、萨利以及俱乐部主席海纳组成的高层。最主要的罪状,显然是3月国际比赛周的换帅。短短15天内,拜仁就丧失了两条战线,换帅已是彻头彻尾的失败。

一贯言辞犀利的拜仁名宿哈曼认为,拜仁接下来这段日子肯定不会安宁,“他们说考虑到赛季目标有实现不了的危险,于是跟原来的教练分手。如今在图赫尔手下,6场正式比赛只赢了2场,而且赢的2场也缺乏说服力。这足以令人警醒了。你可以说,他们在曼彻斯特踢了65分钟好球,第二回合也踢得不错,但最重要的是,最终的比分是1比4。这样的结果是毫无机会的,令人警醒,而且配不上拜仁的标准。如今你必须赢得德甲冠军。假如在德甲输给多特蒙德,那么到了夏天,你也不知道这对于新教练来说意味着什么。”说白了,假如连德甲这条底线都保不住,那么图赫尔的拜仁生涯可能刚开始就要草草收场了。

上一位开局如此糟糕的拜仁主帅是莱尔比。球员时代,这个丹麦人是拜仁的中场核心,率队拿到德甲和德国杯冠军各2次。1991年10月解雇了海因克斯之后,时任经理乌利·赫内斯将帅印交给了年仅33岁的莱尔比。结果这位此前并没有执教经验的菜鸟教练一上来就遭遇3连败,而且前6场所赢得的第2场胜利是毫无意义的——在联盟杯第二轮主场1比0击败丹麦的1903足球会,但由于首回合客场2比6惨败,拜仁还是出局了。最终,仅仅带队踢了17场比赛(5胜5平7负),莱尔比就黯然下课(此后他再也没有当过教练了),里贝克取而代之。1991/92赛季也成为了拜仁自从升上德甲以来,唯一一个两度换帅的赛季。

图赫尔的水平和经验当然远在莱尔比之上,而且他接过帅印的时间距离赛季结束只有大约两个月,又恰逢连续3周都要双赛的“魔鬼赛程”,很多场内外问题确实不是他能立即解决的,尤其是前锋总是进不了球这个核心问题。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即便是在本赛季较早时候的两段低产期——去年9月国际比赛周前的连续4轮联赛不胜,以及冬歇期后的3连平,前锋们也不曾有过如此离谱的连续停产,束手无策的图赫尔真的毫无责任?

哈曼还质疑图赫尔的用人和更衣室管理,“马内在第一回合之后打了队友,结果第二回合在穆勒之前获得出场机会。穆勒在沐浴时会怎么想?这肯定会在网上热议。”不仅马内的出场顺位两回合都排在穆勒之前,冬歇期前明明已经坐稳主力右后卫位置的马兹拉维,自从心包炎痊愈以来也一下子沦为了边缘人,本场又一次坐穿板凳——图赫尔将最后一个换人名额给了斯塔尼希奇。摩洛哥国脚在赛后明确表达了自己的失望,“世界杯前我还是主力。如今我身体健康,却得不到比赛时间。我甚至不是第二或第三选择。”

刚刚换帅时,德国各路媒体在网上做了一系列民调,对于纳格尔斯曼被赶走,大部分球迷感到不可理解,但对于图赫尔接手还是比较认可的,支持率普遍在七成以上。但被曼城淘汰后,《踢球者》网站立即问“图赫尔是不是适合拜仁的教练?”,选择“不是”的人已经压倒了另一方。

这次换帅,其实是卡恩和萨利在孤注一掷纳格尔斯曼失败之后,试图立即豪赌图赫尔来尽可能地挽回损失,而且这场豪赌还直接跟他俩的命运捆绑在一起。如今看来,这是一错再错。相当一部分球迷的态度已经很明确:这个赛季落得如此下场,就是高层决策失误所致。

哈曼认为,萨利能否保住乌纱,取决于拜仁能否保住德甲冠军。一旦连冠被终止,萨利就很有可能下台,“我可以想象,卡恩会牺牲掉萨利哈米季奇来为自己换取一些呼吸的空间。但之后鲁梅尼格和赫内斯也许会对这一发展感到不快,如果他们觉得情况朝着错误的方向发展,那么他们就可能会介入。因此接下来这几周肯定会非常刺激。”而如今混媒体圈的杨晨前队友弗约托夫特则披露,真正有危险的并不是有赫内斯撑腰的萨利,而是在俱乐部内部没有得到足够支持的卡恩,“我听说‘有事情在酝酿中’,拜仁CEO卡恩下课‘只是时间问题’。”

承受重压的高层依旧嘴硬。海纳就表示,即便今天让他们重新选择,依旧会用图赫尔替换纳格尔斯曼,“绝对的!球队在纳格尔斯曼手下的发展,表明了他们并没有把潜力带到球场上。”而卡恩则强调绝对相信图赫尔“迟早会把球队的实力带出来,回到我们想要的位置,即一路登顶。我们会在赛季结束之后分析一切。如今我们首先要赢得联赛冠军。”对于南看台的那条巨大的横幅,卡恩表示:“我们经常会质问自己。”

Tag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